">

新闻动态

News

行业信息
www.bet.vip > 新闻动态 > 行业信息

私募股权退出市场最需要的是认知升级

“募投管退是一个基金必须经历的四个环节,退出是最后一步,也是极其关键的一步。”在7月13日由混沌大学校友会主办的“混沌创新者Demo Day”上,北拓资本创始合伙人朱正国从退出的角度分析了当前PE/VC市场的一些问题。

朱正国认为,当前一级市场正面临退出难的困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需求变大,大量基金面临存续期将至的情况,而这些集中到期的基金规模有近3万亿;另一方面,是由于退出方式过度地追逐或者依赖IPO,对其他的路径缺乏重视,而市场化股权转让将成为最值得期待的退出方式。

对于当下中国资本市场的现状,朱正国给出了几点的建议,包括:构建更加完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期待更多的市场化力量参与S+基金整体布局;加强并购和借壳的政策支持,完善回购和清算法规体系;GP基金应重塑“退出”的认知,重视业绩承诺和回购等商务条款。

以下为北拓资本创始合伙人朱正国现场演讲实录,由投中网整理,部分内容有删减:募投管退,是GP或者基金必须要经历的四个环节,退是最后一步,也是极其关键的一步。“退”是GP的成人礼,也是我们从今天开始,包括未来回看时,需要常态化的关注的问题。

近期,市场上大家都在谈论退出难的话题,其实本质上,这种所谓“难”的根源就是需求没有被充分满足。

目前,整个市场需求的背后有两股重要的力量。一股力量就是那些在2009年到2013年期间成立的基金,这些基金大部分期限都是7年,5+2的模式,所以到了2018年,大部分基金都不得不面临到期退出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到2019年就显得更加严峻。

在2014年到2015年间,新三板市场非常火爆,那两年市场上募集了超过4,000亿的资金来投资新三板,也构成了第二股力量。当时整个市场新设立起来的基金对新三板的流动性有着非常乐观的预期。基于预期,当时有很多基金的模式是2+1或者是3+1,所以大部分都是三年或者四年期限。如今,这些基金也陆续集中到期了,特别是在今年。

北拓资本做了一项统计,第一股力量需要退出的基金大概是2.53万亿人民币,而第二股新三板需要退出的基金大概是4,100亿,市场总共有近3万亿的基金正在寻找退出路径,假如平均一笔投资是3,000万的话,那么这就是10万笔投资。

谈完需求端,再来看看整个市场对于供给端的现状。

从当前整个中国一级市场的退出态势和格局来看,2018年总共退出了2,567笔,前面我们提到,累计到今天要面临退出的案例大约是10万笔,而我们从2011年到2018年其实才解决了1万多笔,所以供需之间还存在巨大的鸿沟,这就是今天我们讲的整个中国的VC/PE退出难的现状。

面对困境,我们究竟该如何找到更好的退出路径?由于我们整个中国的股权投资还处在初级发展的阶段,大家在谈退出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IPO,甚至大部分GP对于退出过度寄希望于IPO,但随着IPO由高光走下神坛,曾经被捧为圭臬的退出方式也不再奏效。

事实上,IPO只是整个退出的路径之一,我们可以把退出分为七大类路径,分别是IPO、并购、股权转让,新三板退出、借壳上市、回购和清算。回顾一下2018年这七类退出的整体格局,其中,IPO占了最大的比例,是996例。股权转让是600多例,并购是400多例,其他的则更少。

整体来讲,不管是IPO也好,并购也好,借壳上市也好,包括三板的转让,都极大地依赖于政策导向和宏观格局,这是我们改变不了的。如果单看这七种方式,市场化的股权转让将成为最值得期待的退出路径。

首先,受当前一级市场基金到期潮等因素的影响,大量投资机构拥有老股转让需求,其中不乏优质的头部项目,这对于有配置优质资产需求的受让方来说,具有较强的吸引力。其次,当下市场中的老股交易项目多处于企业成熟期阶段,受让方在此阶段进行股权投资,更有助于提升基金的整体流动性。最后,老股转让项目商业模式相对稳定,受让方的投资风险普遍较低,且目前市场老股项目交易多为折价交易,具备一定的估值优势。

针对于当下中国资本市场的现状,我们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第一,构建更加完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包括中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以及今年推出的科创板和新三板的改革;第二,S+基金的空间巨大,需要更多的市场化力量投入热情、积极参与;第三,并购和借壳需要更多积极的监管政策支持,回购和清算也需要有更加完善的法规体系;第四,对于GP而言,要重塑对“退出”的认知,设置管理退出的专门的团队,不能过度依赖IPO退出。此外,还要重视业绩承诺和回购等商务条款,既要做好最好的打算,同时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本文来源:金投网)

返回列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