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

News

行业信息
www.bet.vip > 新闻动态 > 行业信息

新锐PE突围战:VC/PE的界限已变得越来越模糊

王步宜与妙手医生何涛的第一次会面,是在虹桥机场的星巴克。

彼时,何涛正在为下一轮融资发愁,甚至已经做好了拿不到钱的最坏打算。而就在一个月后,王步宜代表鲲翎资本向妙手医生发出了TS,与此同时,在门外围观许久的机构都开始纷至沓来。

这次见面,不仅解救了何涛的燃眉之急,还成就了鲲翎资本的“开门红”。

2018年4月2日,妙手医生宣布完成近5亿元C轮融资,腾讯领投,鲲翎资本、红杉资本、启明创投联合追加投资。仅半年后,妙手医生宣布完成5亿元C+轮融资,星界资本领投,红杉资本中国、启明创投跟投;此后5个月即2019年6月,妙手医生完成C3轮融资,估值超70亿元。

后续资本对妙手医生的快速聚拢与青睐使得鲲翎资本在一年的时间就拿回了超过基金成本的理想收益,账面投资回报率超过10倍。

成立于2017年的鲲翎资本是一家新晋PE,专注于医疗健康、教育、及大消费领域,基金管理总额近20亿人民币。此外,鲲翎资本还陆续推动并发起了几支合作基金的成立,包括与老百姓大药房合作设立的投资于医疗健康领域基金,与昂立教育合作设立的教育产业基金,以及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威海产业发展基金等。

而作为一只刚成立不久的新基金,鲲翎资本为何在出手第一个项目就能打出如此漂亮的成绩?

专注“能力圈”的务实派

在中国创投历史上,2017可以称得上是“风口”之年。

从共享经济到新零售,从无人货架到人工智能,2017年前后,追逐风口以期成为“风口上的猪”的创业企业层出不穷。与此同时,创投机构也开始了一波扎堆新增长。

在这一时期,有不少出身于明星机构的投资人出来成立了自己的新基金,甚至稍有几年投资经验的投资人也都迈向了这场“基金创业潮”。

鲲翎资本就是在这一年成立的。鲲翎资本的创始人王步宜出身于海通开元,核心团队均来自市场中知名的投资机构,多年的摸爬滚打让他们越来越明白投资要秉承稳健、保守的态度,兢兢业业、一砖一瓦去垒砌自己的平台,因为耐心地做好每一项投资管理工作是在市场中保持常青的基础。

作为一家新基金,募集充足“弹药”的重要性自不必说。然而,不久之后,整个创投市场遭遇了巨大寒冬,VC/PE更是深陷募资泥潭。根据投中研究院发布的《2018中国VC/PE市场数据报告》,2018年,VC/PE募集完成基金共858支,同比下降27.1%,募集总规模1116.35亿美元,同比骤降60.16%,新成立的基金多数仍滞留在募资阶段,募资周期变长。

而那些立志于成为“下一个”大牌机构的新设基金也不得不因为募不到钱抱憾离场。

不过,持续的募资困境之下,鲲翎资本却逆市完成了总额超过10亿元基金的募集工作,并且还陆续推动了一些合作基金的成立,包括2018年4月正式启动的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威海产业发展基金,鲲翎资本分别与老百姓大药房、上海昂立教育针对医疗服务和文化教育设立了行业专注性较强的产业投资基金,提升团队对特定行业的专业度和投资水平。

这里面的核心在于鲲翎资本颇为稳健的投资风格。鲲翎资本只投资自己团队拥有丰富经验与产业资源所能深入赋能的行业,如医疗、教育和消费,这样才能更容易抓住企业高速爆发之前的投资时点,从而拿下“赚大钱”的机会。

妙手医生的案子即是如此。凭借着对医疗行业的成熟认知框架及强大的产业资源优势,鲲翎团队率先看到了妙手医生的爆发潜能,由此也得以顺利在其低位估值时抢先进入。最后,仅在一年时间,鲲翎资本就从妙手医生这个项目上拿到了完全覆盖基金成本的理想收益,账面投资回报率超10倍。

“对于我们这只成立时间不长、刚起步的基金来说,必须考虑的是要把基金做好,即一定要赚钱,投资回报有非常漂亮的数字才可能获得下一步生存的可能性。而不管是个人还是基金平台,精力都是有限的,只有把有限的资源聚拢在少数的优质项目上,才能尽量保证每个项目未来产生理想的回报。”王步宜称。

这同时也意味着,鲲翎资本在投资中不会频繁开枪,而是要把所有的子弹精准出击。

据悉,自成立以来,鲲翎资本已投资了4个项目,包括妙手医生、丁香园、卓健科技以及吉云教育。在鲲翎资本的规划里,每年的对外投资数量控制在三单左右是对于目前资金规模的理想状态。

“现阶段,鲲翎的投资节奏没有必要讲求多和快,更多的还是要考虑提高案子的成功率。”王步宜说。

“匠心投资”的奥义

寒冬之下,市场套利空间被逐渐压缩,跟风式投资的不确定性也显著加剧。

在此同时,“圈养”式的投后管理成为了创投机构纷纷发力的重要课题,尤其在当下产业互联网方兴未艾之时,连VC投资者都开始强调投后的资源赋能与产业生态圈的搭建。

一直以来,国内投资市场活跃度趋热,创业投资呈高歌猛进式发展,但投资市场的投后管理意识却相对淡泊,“重投前轻投后”的现象较为普遍。而在近两年行业不景气及退出通道变窄的倒逼下,“重投后”的匠心投资战略逐渐走向了台前。

“当下的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与过去是不一样的。相比来看,过去的创业者在融资时其实在意更多的是金额和估值,因为这对企业的发展帮助最直接,大部分企业家都不会buy in基金的增值服务。”王步宜提到,直到在2012年前后新一代创业者崛起后,创业公司对投资机构的资源赋能能力才有了实在的追求。

实际上,也正是因为王步宜对机构产业资源的深刻理解,才有了鲲翎资本的诞生。而区别于市面上其他PE机构的创始人,王步宜券商直投的背景身份也使得鲲翎资本从出生之日起就自然离资本市场与上市公司的产业资源更近。相应的,鲲翎资本自始即把“重投资”作为了基金的使命与脱颖而出的武器。

这种“重投资”意味着鲲翎资本要“投重”每一个案子,不仅体现在单个项目的大笔投资金额上,更是蕴藏在了“匠心投后”里。

比如,在鲲翎资本过去投资的4个案子中,鲲翎团队会保持与已投企业团队保持紧密的沟通。更具体地说,团队成员几乎每两周都会与其企业创始人通电话或见面,以足够的耐心为后者增添服务与价值。“要管理、要数据、要问题、谈解决方案与资源共享。”这四个要素通常构成了每次“例会”沟通的全部重点。

“在投后赋能方面,我们希望至少做到超过行业平均水平。”王步宜说,在投后管理方面,鲲翎资本会担任好“朋友”与“军师”的角色。

当然,在尽可能全面频繁服务被投项目的同时,鲲翎资本也潜藏着自己的“盘算”。即不论是在投资中还是投后管理阶段,鲲翎资本都可以更多的参与以及掌控整个过程,以便最大限度地管理投资风险。

打破边界,VC/PE的“新主张”

眼下,如果你用很困惑的眼神盯着市场上的某些基金机构,纠结于其到底是VC还是PE,对方可能会觉得尴尬,并且难以回答。

这是因为,在当今这个所谓“市场生变”与“行业洗牌”之下,VC/PE的界限变得已变得越来越模糊。以至于大家都很难准确地将自己的定位进行分类。

事实上,纵观整个创投市场,如今这个景象似曾相识。早在2008年前后,投资行业就已经产生了PE机构VC化、VC机构天使化的分化现象。

尤其是对于PE机构而言,当时国内企业庞大的排队上市队伍将企业的上市时间拉长,同时,欧美市场又处于金融动荡,那些Pre-IPO项目的退出问题一时间难倒了众多PE。为了降低风险,投资早期项目成为了彼时PE机构的共识。

“近些年在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整体资金量一直充裕,每家机构的投资策略都会跟着市场趋势的变化做一些调整。”王步宜说,其实市场上许多VC的资金规模体量已经达到了PE基金的规模,导致它们在投资单笔项目时,很大程度上会比肩PE的单笔项目投资金额。

而作为在如此市场环境下出生的基金,鲲翎资本也要面临着同样的“尴尬”。尽管鲲翎资本在外把自己定义为一家PE机构,但王步宜似乎不想为此所限。“我们之所以把自己定义为PE,是因为我们的团队背景本身是做PE出身。而为了实现较好的收益率,还是要找到基金的一个相对舒服的投资区域。”王步宜很坦诚,比如,在妙手医生的项目上,鲲翎资本的加持时间也表明了它并不是一个十足纯粹的PE。

除此之外,如果用两个关键词来概括鲲翎资本的核心主张,另一个则是与之一脉相通的“风险控制”。不同于其他机构的出手回报导向,鲲翎资本在每打出一个子弹时,考虑最多反而是项目的风险情况,即未来可能出现的亏钱概率。

“先不要想赚钱的事儿。如果你能接受项目的最差情况,你就投;接受不了,那就不要干了。”不过,王步宜同时提到,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投资,哪怕项目出现了问题,也可以尽快拿出解决方案。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投出sexy的项目有助于一家新基金迅速成为“黑马”,鲲翎资本业已在其一期基金的第一单投中爆款项目。但在王步宜的规划里,鲲翎资本希望可以“稳稳”地赚钱。“我不知道鲲翎资本未来能不能赚的盆丰钵满,但我希望它至少能够一直在赚钱。”

这是因为,不管是VC还是PE,一切的核心都是拥有能够赚钱的项目。尤其是在“风口论”不再灵验的背景下,稳健才是当前基金生存的第一法则。

(本文来源:投中网)

返回列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